您的位置 : 迷你世界捕鱼网怎么做 > 靈異 > 歸一

更新時間:2019-07-02 10:49:55

歸一

迷你世界下载游戏: 歸一 風御九秋 著

迷你世界捕鱼网怎么做 www.esnxd.icu 連載中 吳中元黃萍 神怪小說 百合小說 勵志小說 召喚小說

《歸一》小說主角名為吳中元黃萍,是作者風御九秋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懸疑靈異小說,目前已完結。胸前神秘的金龍刺青,墳中詭異的人形尸骨,說著奇怪語言的瀕死乞丐,遠古石碑上的現代文字,所有這些都深深的困擾著吳中元,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到哪里去.....

精彩章節試讀:

  六月,某日深夜,黃縣高中傳達室外。

  “大哥,你就幫我去叫一下吧,我真有急事兒?!迸⑹司?,模樣清秀,一臉急切。

  保安看著電視并不回頭,“十一點了,宿舍關門了,要找人明天再來?!?br/>
  女孩兒強捺焦急,繼續懇求,“大哥,不成啊,等明天就晚了,你行行好,幫忙喊一下吧?!?br/>
  “我為什么要幫你?”保安轉過頭來,笑噱的看著女孩兒。

  眼見保安笑的猥瑣,女孩兒驚怯的看了那保安一眼,拎起地上的塑料袋,轉身向西走去。

  保安探出頭來,抻著脖子盯著那女孩的背影,眼神齷齪垂涎。

  就在保安收回頭,將視線投向電視機不久,學校西墻外傳來了女孩的喊聲,“吳中元,吳中元……”

  夜晚寂靜,女孩喊聲很大,聲音傳的很遠。

  “哎哎哎,深更半夜大喊大叫,有沒有素質?”保安聽到動靜,急切的拿了橡膠棍子跑出來驅趕,“快滾,快滾?!?br/>
  眼見保安趕來,女孩兒只能向西奔跑,與此同時繼續高聲呼喊,“吳中元,家里出事兒了,你快出來?!?br/>
  女孩兒跑,保安追。

  女人怎么可能跑得過男人,沒跑多遠,保安就追上那女孩兒,借制止之機上下其手,“別喊啦,影響學生休息……”

  “放開我,你干什么?”女孩兒羞怒,奮力掙扎。

  這種借職務之便行猥褻之事的機會可不常有,拉扯很快變成了摸拽。

  女孩子又急又氣,掙扎之際喊的越發大聲。

  幾聲呼喊過后,女孩停止了呼喊和掙扎,歪頭向東看去。

  察覺有異,保安也隨之轉頭,但剛剛轉過頭來,便發現一只拳頭迎面而來,還沒等反應過來就被封了面門,哎呀一聲,捂臉跌倒。

  出手的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個子不高,很是消瘦,打倒那保安之后也不理他,快步走到女孩面前,“黃萍,出什么事兒了?”

  “還是破房子拆遷那事兒,”黃萍抬手擦汗,“你們兩個總不回去簽字兒,延誤了人家的工期,搞度假村的那群人把你們給舉報了?!?br/>
  “我們又沒犯法,他們舉報我們什么?”吳中元問道。

  此時那挨了打的保安已經回過神來,眼見鼻血橫流,氣急敗壞,一手捂臉,一手拿棍,沖上來想要打砸。

  不等他沖到近前,吳中元抬起右腳,將其再度踹倒,“滾一邊去?!?br/>
  保安挨了打,流了血,沒了力氣,也不敢繼續糾纏,狼狽爬起,往東躲去,便是慫了,嘴上也不老實,“我知道你名字,你叫吳中元,你給我等著?!?br/>
  “靠,耍流氓你還有理了?”少年嗤之以鼻,言罷回頭看向黃萍,“開發商舉報我們什么?”

  “我要報警?!北0滄栽洞θ氯?。

  吳中元也不理他,盯著黃萍等她說話。

  黃萍抬手擦汗,“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知道你們的道士師父當年是土葬的,他們舉報的是這事兒,傍晚出村時我看見挖掘機都拉到山腳了,我去問司機,他說是鎮上派來的,天一亮就要上山把人挖出來火化?!?br/>
  黃萍說完,吳中元倒吸了一口涼氣,“真的?”

  黃萍點了點頭,“那還有假,司機就是這說的,他們也發現你們一直不搬是因為你師父的墳在屋子旁邊,這次是想來個鍋底抽火,挖了墳,你們沒了念想,也就搬了?!?br/>
  吳中元抬頭看了看天,隨后沖黃萍說道,“行,謝謝你了,你快回去吧,我回村看看?!?br/>
  “這么晚了,客車都停了,”黃萍放下手里的塑料袋,自褲子兜里掏出一百塊錢遞給吳中元,“這個給你,你打個車回去吧,一百多里,這錢可能不夠,實在不成到了鎮上你再走回去?!?br/>
  “不用,我有錢?!蔽庵性諏稅謔?,轉身向南走去,“走,我給你送到有路燈的地方?!?br/>
  黃萍拿起塑料袋,快走幾步跟上了吳中元,又將那一百塊錢遞向吳中元,“你拿著吧?!?br/>
  “真不用?!蔽庵性O陸挪?,轉頭看向學校,短暫的猶豫過后,回過頭繼續往前走。

  “你不用請假嗎?”黃萍問道。

  “這么晚了,找誰請去?”吳中元搖了搖頭。

  黃萍跟在后頭,“來時的路上我先給礦上打了個電話,你哥還在井下沒上來,聯系不上?!?br/>
  “他十二點下班,”吳中元大步向前,“到時候你再給他打電話,事情搞這么大,我怕我自己攔不住?!?br/>
  “好?!被破即鷯?。

  “十二點路燈就滅了,你別在外面找公用電話,不安全,回廠里借別人手機給他打?!蔽庵性V?。

  “好?!被破加執鷯?。

  “你爸的病怎么樣了?”吳中元隨口問道。

  “老毛病了,還那樣兒?!被破薊卮?。

  “你那傻哥哥呢,最近闖禍沒有?”吳中元又問。

  黃萍情緒更加低落,“那倒沒有,不過前幾天不知被誰給推到村西池塘里了,差點淹死,問他是誰干的,他也說不清,我爹怕他亂跑出事兒,把他給拴在磨盤上了?!?br/>
  “拴著總不是辦法,”吳中元搖了搖頭,隨即又問,“對了,你跟我哥最近怎么樣了?”

  “還那樣兒,”黃萍嘆了口氣,“清明是讀了高中的,我小學還沒畢業,說話總是說不到一塊兒去?!?br/>
  “他本來話就不多?!蔽庵性バ目砦?,黃萍人長的漂亮,心也好,可惜家里窮,讀書少,沒文化,雖然很喜歡他的師兄林清明,林清明卻始終看不上她。

  黃萍低著頭,沒說話。

  幾分鐘之后,到得路口,吳中元要繼續往南走,黃萍要往東拐了。

  “我這兒有煎餅,給你幾張?”黃萍抬起了拎在右手的塑料袋。

  “不用,我不餓,你快回去吧?!蔽庵性寤破及諏稅謔?,邁開步子向南跑去。

  半個小時之后,吳中元到得城南,自路邊坐了下來,他沒錢,打不了車,只能蹭。

  等了不久,一輛運送渣土的貨車自北面駛來,環視左右無人,吳中元快跑幾步,縱身躍起,落到車上,自渣土堆上尋了塊地方坐了下來。

  這輛貨車的車廂有三米多高,又在行駛當中,他做的事情普通人自然做不到,而他之所以能夠做到是因為他會功夫,說到功夫,就得從師父說起,他的師父原本是個游方的道士,后來年紀大了,游不動了,就在黃家村落了腳。

  他今年十八,師兄林清明比他大三歲,二人都是師父晚年收養的孤兒,師父在世時,師徒三人一直住在村東的山崗上,那里有幾間人民公社時留下的老房子,前身是一處揚水站,后來廢棄了,被師父買下來做了住處。

  不過師父雖然是道士,卻很少穿著道袍,也很少有人知道他是道士,平日行事也是非常的低調,師父有兩門功夫,分別是硬氣功和輕功,生前都傾囊傳授給了他和師兄,這兩門功夫跟世人了解的差不多,硬氣功就是運氣之后力氣大,耐力強,至于刀槍不入,力大無窮,那是不能的。而輕功顧名思義就是身體輕盈,飛檐走壁,但凡事都是極限,便是將輕功練到極致,從十幾層的樓上跳下來也得摔死。

  即便是學的功夫并不玄乎,師父也嚴厲告誡二人不得于人前隨意顯露,理由是隨意顯露功夫容易給自己招災惹禍。

  除了這兩門功夫,師父還會畫符作法和堪輿風水,不過這些二人并沒有得到傳授,師兄弟二人對這些都很感興趣,也曾經纏著師父求教,但師父就是不肯傳授,問及緣由,只說這些都是封建迷信,學武強身也就罷了,封建迷信可絕不能學,一旦學了,是要被抓起來當做牛鬼蛇神游街批斗的。

  五年前,師父死了,臨終前自己選好了墳地,就在房子東面不遠處,師父生前一直遵紀守法,臨終之前卻做了一件不遵紀守法的事情,那就是明知道現在死后必須火葬,卻偏偏暗中打造了棺材,千叮嚀萬囑咐,讓師兄弟二人為其秘密土葬,只道修道一輩子,怎么著也得留個全尸。

  搭車回返的途中,吳中元一路上想的都是這事兒,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火葬是國家制度,每個公民都必須遵守,眼下這事兒已經敗露了,被上頭盯上了,胳膊肯定扭不過大腿。

  但師父對二人有養育之恩,老人家最后的心愿,無論如何也得幫他達成,可不能讓師父死不瞑目。

  思前想后,唯一可行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偷偷將師父改葬別處,驚棺動土雖然不敬,卻也好過劈棺焚尸。

  中途,渣土車拐彎了,自路邊等了十來分鐘,又來一輛大貨車,晚上趕路的大貨車十個有九個都是超載的,跑不快,再跳上去,又搭一程。

  到得鎮上已經是四點多了,無車可搭了,只能用跑的,五點左右回到村子,果然發現村東山下停著一輛挖掘機。

  環視左右無人,跳上車去,運氣擰開油箱蓋,自地上捧了幾把沙子灑進去,重新擰上蓋子。

  剛想走,忽然想起一事,又跳上車,用袖子擦那蓋子,這大家伙萬一壞了,維修可得不少錢,賠不起,可不能留下指紋。

  作罷這些,往山上去,本想進家的,想了想,還是算了,往屋后摘了幾個杏子,往東面林子藏了起來。

  眼下能做的只有這些了,盡量拖延時間,等師兄回來……

猜你喜歡

  1. 神怪小說
  2. 百合小說
  3. 勵志小說
  4. 召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

回復歸一或者回復書號6225 閱讀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