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迷你世界捕鱼网怎么做 > 資訊 逼婚36計:池少,生個娃吧小說免費看 池涼橙歡全本資源在線閱讀

迷你世界怎么召唤火龙:逼婚36計:池少,生個娃吧小說免費看 池涼橙歡全本資源在線閱讀

迷你世界捕鱼网怎么做 www.esnxd.icu 時間:2019-05-27 13:14:52編輯:如霜

主角是池涼橙歡的名稱為《逼婚36計:池少,生個娃吧》,這本小說是知名作者喜豆創作的總裁豪門類小說,小說中內容說的是:十年前,她救了他。十年后,他高調回國。在她慘遭拋棄,陷入絕境時,他高調宣布:“誰敢動我池涼的女人,那是自找絕路!”從此,人人見到橙歡都得繞道走……被男神寵到極致,她霸道示愛,“池涼,我要給你生猴子!”

《逼婚36計:池少,生個娃吧》 第五章 這就是親媽 免費試讀

第五章 這就是親媽

“現在個別媒體在報道這件事情,還有你和陌生男人在酒店待了整整一夜的視頻和照片,這絕對不會是捕風捉影的事情。橙歡,你知不知道這樣做對展家和俞家會造成多大的損失?剛才子墨的母親給我打電話問了這件事情,語氣不是很愉快,你必須親自去解釋和道歉!”

“說夠了嗎?”橙歡冷冷的看著她,語氣僵硬,“你親眼所見我未婚出軌了?自從和我俞子墨訂婚這一年來,我被潑臟水,被造謠的報道少了嗎?你怎么不問問我昨晚大半夜為什么要冒著雨離開展家?你怎么不問問我都經歷了些什么?”

“你……”郭夢被她問得一時語塞,這才緩和了語氣,“媽知道你從小就不喜歡致河,可他是你哥,是你展叔叔的兒子,你回家了怎么著也要住一晚,大半夜跑出去像什么話?現在惹出這種滿天飛的丑聞,你把你展叔叔和俞家置于何地?”

“哥?”橙歡挑眉,壓下心底的惡心感,諷刺道:“你見過哪個當哥的會在夜晚偷偷潛進妹妹的房間,你見過哪個當哥的會用盡卑劣的手段想要玷污妹妹的?”

見郭夢沉默,她繼續說道:“我姓橙,他姓展,哪門子的哥哥?嫁入展家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展家對我而言只是一個陌生的地方。你不要忘了,我爸爸就我一個女兒,在外面沒有養女人,也沒有私生子,哪里來的哥哥?”

“你……”郭夢氣急,卻還是忍著沒有發作,“我是你媽,嫁給你展叔叔后我也沒有強迫你對他改稱呼,不管怎么說,展家就是我們的家,這是事實,你不想承認也沒用!”

橙歡靜靜的看著她,沉默了下來。

這樣的對話已經不止一次了,現在她真是膩了,也懶得和她爭論浪費時間。

見她沉默,郭夢緩聲道:“你知道的,致河一直喜歡你,他其實心不壞,就是從小沒有媽媽,少了關愛,才導致占有欲強了些。你放心,我會讓你展叔叔說他的?!?br/>
聽著她的一番話,橙歡心底無聲嘲笑。

這就是她的親媽!

不在乎她受了多大委屈,也不在乎她的處境,只想著展家的名譽,想著手里的名利!

“橙歡,你爸已經走了十年了,人要學會放下!”

“夠了!”橙歡冷聲打斷,“關于早上的緋聞我會給俞家一個解釋,今天你來堵我無非就是覺得我給你丟臉了,會給展家帶來麻煩不是么?”

橙歡的心一點點冷了下來。

她不該對這個女人還抱有一點期盼的,哪怕一丁半點都不能有。

媽媽的母愛,關懷,她已經記不起那滋味了,似乎是很久遠的事情了。

“你走吧,我很累需要休息,俞家那邊我會親自去解釋和道歉,你滿意了么?”

“橙歡,你……”

不等她再多說,橙歡推開她,快速的按了密碼進屋,再關門,動作一氣呵成。

“歡歡,你開門,媽媽還有話對你說?!憊尾煌5陌醋琶帕?,“我知道你因為當年的事情恨我,歡歡,人應該往前看,十年了難道你還不肯放下嗎?”

放下?

說得有多輕巧啊。

無力的閉上眼,橙歡雙手捂著耳朵,邁著沉重的腳步回了臥室。

郭夢的聲音消失了,世界仿佛突然安靜了下來。

記憶將她拉回了十年前。

十五歲,多么美好的年紀,可她的世界被顛覆,像是活在地獄中。

那年,爸爸查出肺癌,而她的媽媽在拿到檢驗報告后義無反顧的選擇了離開她和爸爸。消失一年后,她突然出現,拿著離婚協議讓爸爸簽字,這一切她都看在眼中。

那天在醫院,她悄悄躲在門后看見爸爸眼含淚水顫抖著簽了字,后來郭夢就要將她帶走。她怕極了,死死扣著病房的門框,撕心裂肺的哭喊,郭夢實在沒有辦法,怒氣沖沖的離開了醫院。

從那以后她就和爸爸相依為命,后來沒多久爸爸扛不住病痛的折磨走了……

她如今依然記得爸爸臨走時那雙眼里有多少情緒,以前不懂,如今她懂了,是心痛,不舍。

他說,歡兒,去找你媽吧,她有條件讓你讀書,爸爸不能陪你了,你要好好讀書,將來長大我的歡兒要成個有出息的人,不要像爸爸一樣沒出息。

他說,歡兒,雖然爸爸不能繼續陪你長大,可你一定要記住,爸爸很愛你……

想到這些,橙歡緊緊的揪著心口處的衣服,豆粒大小的淚水啪嗒啪嗒滴落下來。

她死死咬著唇不讓自己哭出聲音。
逼婚36計:池少,生個娃吧

逼婚36計:池少,生個娃吧

作者:喜豆類型:現情狀態:已完結

十年前,她救了他。十年后,他高調回國。在她慘遭拋棄,陷入絕境時,他高調宣布:“誰敢動我池涼的女人,那是自找絕路!”從此,人人見到...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