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迷你世界捕鱼网怎么做 > 資訊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程倫趙八兩未刪節小說

迷你世界生存高手攻略: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程倫趙八兩未刪節小說

迷你世界捕鱼网怎么做 www.esnxd.icu 時間:2019-05-27 13:22:02編輯:亦嵐

程倫趙八兩是小說《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里面的主角,作者全稱叫自尊寶,下面就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我發誓,以后再也不做類似殯儀館的工作了,那些詭異恐怖的經歷,現在越想越害怕。。。自從我進入殯儀館工作以后,發生了許多驚悚、靈異且無法解釋的事情。對于鬼神,我也有了更深的了解。曾經,我的戰友,我的同事,他們的相繼離去,使我迷茫。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 第3章 她的鞋3 免費試讀

我也不好再跟上去了,遠遠的看著小燕招呼著將尸體抬進靈堂里的偏門,然后,將一眾人關在門外,我知道,那是殯儀館的化妝間。這小妮子膽真肥!

索性無事,我獨自在值班室泡了杯茶,靠在椅子上看看報紙,這時候,那死者的兒子,也就是中年男人,一身孝服的走了進來。

我連忙起身,道:“是楊先生啊,坐坐?!蔽掖優員叨肆爍鲆巫癰?。他擺了擺手,說不用。接著從口袋里拿出了一條煙。我一看,是一條二十塊一包的那種玉溪。

我知道,這應該是給我的。

果然,他伸手遞給了我。說,小師傅,這一路麻煩你了。后天還得麻煩你一趟。

雖然我知道干這一行煙肯定不用自己買了。但也沒想到待遇竟然如此的妙!

我推脫了下,說:“楊先生,看你說的,這本來就是我的工作,什么麻煩不麻煩的。這煙就算了!”

果然如我所料,他見我推脫,連忙又說了些客套話。我只好‘無奈’的手下。

等送走他后,老劉,又進來了。他望著漸漸走遠的楊先生后,瞧了下我手中的眼,我心里那叫一個不爽,丫的!來分我煙的嘛!

意外的是,老劉卻直接開口道:“小程,我問你,你這一趟可是發生了什么事?”

人就是這樣,如果你對一個人有看法,那么,那個人無論說的什么話,你都會有些抵觸,此時的我就是這樣的心理。

我不悅道:“劉師傅,我沒發生什么事???”

他靜靜的盯著我,良久,他嘆了口氣,道:“小程,你是不是遇到了些蹊蹺事兒或什么驚險的經歷?”

耶?他怎么知道的?

當然,我矢口否認。其實說來,我也不知道為什么當時一點就不想告訴他!難道我真的那么小心眼?

他咦了一聲,語氣凝重了些許道:“小程,我實話告訴你,剛才你下車的時候,我當時沒敢告訴你,就在你下車的時候,我在你身后的座椅上,看到了一只鞋??!

什么?

鞋?

我心口猛跳!頭皮劇烈發麻,身子一陣寒意,穿著短袖T桖的我明顯看到我胳膊上的雞皮疙瘩

一片片的生起來!

這···怎么會···

難道,我真的撞邪了?

如果前面他是蒙對的話,那這鞋,他應該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知道的吧?

我一激動,猛的一把抓住劉師傅的胳膊,驚恐道:“劉師傅,您、、您說的是真的?”

他又嘆了口氣,道:“你這孩子,我這一大把年紀了還能編著謊話嚇你???”

我連連說不能不能。

我想,我當時應該嚇壞了吧,居然都不知道說什么。劉師傅以為我還不信,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哼了聲,拿起值班室桌子上的鏡子對著我臉上照了照,還不信吶?你看看你的額頭,是不是有些發暗?再看看你的臉是不是像紙一樣的慘白?!”

鏡子中的我,望著那發暗的額頭,慘白的臉,嘴角猛的一陣抽動!確實如此??蠢次藝嫻淖殘傲?!

人都是這樣,面對死亡,只要和自己沒關系。大多會漠視的去看熱鬧!最多會兔死狐悲的嘆息幾聲,說幾句無關痛癢的冠冕話。而如果當他自己切身體會甚至即將面臨的時候,反過來,就會覺得那些眼神,是那么的冷漠。那些話,是多么的虛偽!

此時此刻,我就是如此的感受,曾經,南疆的那腔悍不畏死的熱血早已被光陰消耗殆盡。

我趕忙將他扶在椅子上,又是倒茶,又是敬煙的。

劉師傅一陣哭笑不得,擺手道:“行了行了。你快告訴我事情的經過!

我連連點頭,語無倫次的將事情的經過從頭到尾和他說了一遍。說完,我滿頭冒汗。身子有些發顫的望著劉師傅。

只見他眉頭皺了皺,深深的吸了口煙,然后緩緩的吐出來,道:“看來應該就是這次業務‘倘擠’你了(皖西的土話,指鬼纏人)

他又道:“根據你剛才描述的那個老人穿的衣服和身體特征,跟這業務差不多。不好搞??!”

我一聽,急了,將剛到手的那條玉溪煙,放在他手里,道:“劉師傅,您一定能幫我的對不對?我曉得通常像你們干這一行的,上了年紀的都或多或少懂一些的吧?”

他卻又還給了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個是真的不好搞,不好搞??!這樣吧,我告訴你個法子,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你試試看?”

我一聽,有辦法了?連忙點頭,道:“您說,我聽!”接著又給他敬了根大紅鷹,然后幫他點燃后,自己也點了一根,當尼古丁進入肺里后,短暫的麻痹使我的焦慮淡了許多。我端了條椅子,坐在他身旁,他道:“等會兒,小燕幫她化過妝后,你先去給她燒點元寶紙錢什么的。如果她家屬詢問你的時候,你什么也別說,去找些艾草和桃樹枝條,然后你去找小燕!在她家里住一晚上。等業務火化了后,你去求個開過光的八卦鏡每天帶在身上,應該就沒什么事兒了?!?/p>

艾草、桃樹枝、八卦鏡,我知道那都是驅鬼辟邪的。但這小燕···?

我將疑問道出,劉師傅說,小燕命相極硬神鬼不侵。我和她在一起自然安全。我一聽將信將疑。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笑著問我,生辰八字推出的命格你可知道?我點點頭,因為我外公是風水師,雖然那時候我還小,不相信這些神鬼之說,但覺得這命格的算法好玩,就記了下來。記得當時,我按照自己的生辰八字推算了下,我居然只有三兩二錢!我那時候那個氣??!命格代表一個人的氣運,命最薄者,三兩一,這種人,通常一輩子多災多難,而且,是個天生的窮光蛋。說粗俗點,是七世窮鬼托生的!而命格最硬者,七兩二,氣運通天,如果生在古時候,是天生的皇帝命,一身王霸之氣!

我說了下自己的命格,他笑了笑,道:“這命就是這樣,一生下來,就注定好了的,強求不得?!?/p>

“那小燕她難道是七兩二?”我問道。

他笑著搖了搖頭,將手中的煙頭吸了口,扔在地上道:“雖然沒有七兩二,但也差不毫厘?!?/p>

“那是七兩一?”我試探的說。

這次他終于點了點頭。

‘嘶!’我倒吸了口氣。

乖乖!沒看出來,這丫頭的命格居然這么硬!

七兩一,在古時候,那也是一方王侯的命??!

不過,我想到了個問題,隨即問道:“劉師傅,您是怎么知道的?”

劉師傅先是一愣,然后疑惑道:“你不知道小燕她姓劉嗎?”

額···劉?

“難道她是您?”我那個郁悶,我哪里有問過小燕姓什么嘛,這樣和一個女孩子打聽多不好。再說,這小燕長的也不像你嘛!

他連忙否認,說:“不是,我是她三叔!”

原來是這樣

“可是,她應該不會讓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住在她家里吧,就算你是他三叔,她也要為怎么想想不是?”我無奈道。

老劉沒有回答我,而是靜靜的望著我,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只覺得別一個人這樣瞧著有些不舒服,更何況還是個老頭呢。直到我被他盯的發毛的時候,他突然開口道:“小程,雖然你只來了幾天。但我這雙眼睛看人很準,我相信你是正直的孩子?!彼噶酥缸約旱難劬?。

我心里那個糾結,我有這種特質嗎?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當然嘴上肯定不能這么說,連連點頭說是。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起身伸了個懶腰,道:“小燕幫她化好妝了,你去倉庫拿點元寶紙錢,去靈堂那邊吧。小燕那邊,我來說?!彼低?,將我幫他泡的茶一飲而盡。

我感激的對他說了句,拜托您了。然后我們倆一老一少,出了值班室。

遠遠望去,果然,已經化好妝了。楊先生拿了一掛鞭炮正準備點。身側的小燕,趕忙捂著耳朵朝外跑,見劉師傅朝她招手,便快步的迎了上去。

望著小燕那纖柔的身姿,跨著有些俏皮的步伐,奔跑時帶起的風,將她身上雪白的白色T桖微微揚起,肚臍間揚起一片雪白,頓時亮煞了我這雙狼眼,一個詞兒蹦了出來,風華絕代?我不禁苦笑——七兩一!

我順利的從倉庫里取了些紙錢元寶,在楊家等人,以及馮褲子十分意外的目光下,來到了楊家靈堂里。

靈堂里的布置黑白交加,加上一直都有在燒紙,顯得有些陰暗迷晦。我一語不發的來到楊老太太的棺材前(水晶棺材)先是朝她磕了幾個頭,然后,走向正在給他奶奶燒紙的那個半大孩子身旁,他疑惑的看著我,嘴唇動了動,似乎是想說什么。但終究還是沒有開口。

我就這樣一點一點的,慢慢的,很快就將一大袋子的紙錢燒完了。

呼!

我輕輕的吁了口氣。心中默念道:“老太太,何必呢?得饒人處且饒人吧,莫怪莫怪!”又朝她磕了就個頭,我緩緩的站起身,正視著前方不遠躺在水晶棺材里的老人。

老太太經過燕子的手藝,已經可以用真面目示人了,雖然臉部經過化妝的填補有些改變,但我還是能過一眼就認出了今天凌晨時山上見到的老人就是她了,或者說,是她的鬼魂。

因為,她嘴角的那抹笑!

居然又出現了!

我驚駭的望著她的嘴角,那詭異到古怪的笑!

咚咚···咚咚··咚咚

心臟劇烈的跳動,

仿佛又將我帶到了那個如夢魘般寂靜恐怖的世界里。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

作者:自尊寶類型:恐怖狀態:已完結

我發誓,以后再也不做類似殯儀館的工作了,那些詭異恐怖的經歷,現在越想越害怕。。。自從我進入殯儀館工作以后,發生了許多驚悚、靈異且...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