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迷你世界捕鱼网怎么做 > 資訊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無彈窗全本閱讀(程倫趙八兩小說)

迷你世界怎么下载黑科技软件: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無彈窗全本閱讀(程倫趙八兩小說)

迷你世界捕鱼网怎么做 www.esnxd.icu 時間:2019-05-27 13:22:02編輯:從寒

精品好書《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由著名作者自尊寶著作的恐怖風格的小說,小說的主角是程倫趙八兩,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我發誓,以后再也不做類似殯儀館的工作了,那些詭異恐怖的經歷,現在越想越害怕。。。自從我進入殯儀館工作以后,發生了許多驚悚、靈異且無法解釋的事情。對于鬼神,我也有了更深的了解。曾經,我的戰友,我的同事,他們的相繼離去,使我迷茫。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 第8章 活陰差3 免費試讀

見到這雙鞋子,我忽然想到了老周曾經對我說過,他是怎么成為活陰差的。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2年了,雖然當時我們只是當做一個故事聽,不過現在已經知道了這個世界除了人以外,還有些其他東西。現在的我幾乎可以斷定,老周當時說的確實是真的。

那是一個不算早的清晨,當時我還在睡覺,老周睡在我對面床的上面,一大早便被他的喘氣聲吵醒,當時我還有些埋怨。老周粗喘了一頓氣以后,說了句‘累死我了’。

我當時一陣白眼,心想莫不是睡覺搞女人?

老周似乎是看出齷齪的心思,朝我撇了撇嘴,說:“你小子知道個啥,咱昨晚和兩位老爺去抓了一晚上的死鬼,你說累不累?!?/p>

我白眼一翻,肺腑了句:“還抓鬼呢,你就吹吧?!閉饈焙蛭頤撬奚嶗锏鈉淥亂脖晃頤橇匠蚜?,索性大家都沒有睡意,剛巧又聽見了老周的大言不慚,隨即起哄讓老周給我們說道說道。

沒想到,事情還被他說的有鼻子有眼,聽的我們直咋舌,那情形說的比鬼片還來的刺激。

這時候,宿舍里的大強子隨口問道:“老周,你說你是活陰差,那你還能是打娘胎里出來就是了?”這廝說的時候一臉質疑,這可把老周給來火了。當時就自己翻了底,沉聲說:“那到不是,這可是當年我親大爺傳給我的?!彼婕蠢現鼙憬羌慮楦嫠吡宋頤?。

據老周說,他十五六歲的時候,一次去塘邊小坡上放羊,剛巧那天下著蒙蒙雨,他就帶著幾只羊躲在池塘旁邊的一棵白樺樹下躲雨,就在他想著什么時候雨停的時候,池塘里忽然翻起一條比胳膊還長的紅鯉魚,他當時心想,還有這樣好事?仗著水性好,當場就脫了衣服跳了下去,然而,就在他一把抱向那翻肚子的紅鯉魚的時候,詭異的是,居然撲了個空。他頓時覺得不對勁,趕忙朝池塘邊游去,卻沒成想,腳下忽然被什么東西一把抓住了,當時憑著腳腕子上的感覺,居然像是一只手。接著他就被那只手給拖進了水里。任他使勁了全身的力氣也沒有掙脫,之后沒過多久,他嗆著了水,慢慢的便失去了意識。

等他再次醒來,身旁卻背對著他蹲著個披頭散發的女人,那女人穿著一身紅色的衣服。就在他想要起身的時候,那女人忽然間跳到他身上,他這才看清楚了那女人的長相,這哪里是什么女人,就是個女鬼嘛!只見她潰爛的臉上不時的有蛆蟲從里面鉆出鉆進,有的還直接掉進了他的臉上,差點把他惡心死。那滴著濕漉漉,有些類似油脂的東西的頭發,猛然像一條蛇一樣直接鉆進了他的嘴里。沒過多久,他再次失去了意識。等他再次有意識的時候,沒想到看到了他的大爺,身后還跟著兩個吐著長舌頭一黑一白的兩個像鬼一樣的人。他大爺望著他驚訝,卻轉身朝那兩個跟鬼似得人說了些什么,隨后那兩人大怒,隨手朝他大爺臉上甩了個耳光。這一個耳光直接將他大爺甩向了他身邊,老周他大爺剛落地,隨后緊繃著紫青的臉,抄起手中的棒子一棍子將他敲了出去。

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池塘邊上,天早就黑了,好在幾只羊還算聽話并沒有亂跑,他連忙趕著羊,屁滾尿流的回到了家,剛到了家,就聽說,他大爺死了。是喝醉了酒從床上摔下來,給摔死的。

當時他還不知道這和自己有關系,直到三天后,他大爺出材以后,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大爺托夢給他,才說出了為了救他自己搭進了性命。而他們家因為他以命換命的結果,要禍及三代。當時,老周哭著問他大爺,怎么才能彌補,他大爺嘆了口氣說,除非老周能繼承他繼續當活陰差。老周想逗沒想,直接就應承了下來。接著老周便按照他大爺的話做,每晚睡覺前將鞋子倒著放,沒成想,果真在七點以后,他在夢里再一次見到了那一黑一白兩個鬼東西,后來,他才知道那一黑一白像吊死鬼似得東西原來就是傳說中的黑白無常兩位大老爺。

其實,之前我說,想到了可以稍微彌補下老周家里的東西,就是繼承他去做活陰差。現在想想,老周當時所說的經歷幾乎和我如出一轍,想到這里,我也就懂了。

這種傳承,所需要的契機和事件。

雖然現在還不能確定,但是我相信老周所說的話,心里似乎有點期待兩天以后的托夢和七天以后的傳承。

等我想通了以后,不知不覺,那兩位已經睡著了,一高一低的打著呼嚕。我搖了搖頭隨即上床和兩個大老爺們擠在一起,因為下面墊著涼席,剛躺在床上的時候感覺還挺涼快,可沒睡一會兒,就受不了了,男人的火氣本就重,更何況現在是三個??醋潘橇礁齟蠛沽芰艿幕鼓芩淖?,說實話,我心里頗有些羨慕。

索性說不著,我悄悄的打開房門,然后又輕輕的掩上,堂屋里,老周家嫂子和他大姐一左一右低著頭,趴在棺材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反正沒有聽見哭聲。周家老大和老么正在不停的燒著紙錢,那個大盆里幾乎裝滿了紙錢的灰。見著我從屋里出來,還以為我要解手,周家老大便說:“小老弟,小便直接去廚房后面就可以了,結大的話,我讓舒青帶你一起去。

我訕訕的擺了擺手,說:“哪里啊,大哥,我這是實在睡不著,想到外面透透氣?!?/p>

周家老大似乎是看到了我額頭上的汗,就問我:“是不是屋子里太熱?”

我點了點頭,又不好意思麻煩人家,隨后又說:“沒啥,大哥您就別管我了。我出去走走,透透氣?!?/p>

似乎是覺得我執意要出去,周家老大便朝右側的臥室里小聲喊了兩聲舒青,沒過一會兒,周舒青瞇著眼睛從屋里出來,見著我楞了一下,隨即望向周家老大,輕聲道:“大伯,干什么?”

周家老大指了指我,對他說:“你小程叔說出去透透氣,你替你小叔一會兒,晚上山里有瘴氣,別走迷了?!彼婧?,男孩嗯了一聲,接過周家老么手我的紙錢,跪在周家老大旁邊。

其實,我本想拒絕的,但想了想,這山坳子里,我確實不太熟悉,大晚上的一個人也挺孤單,有個人說說話也挺好。

周家老么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紙錢灰,從屋里拿了把手電后,對我點頭示意了下。我說了聲:“麻煩了?!?/p>

出了門,我才發現圓月高照,亮的和傍晚差不多,剛在屋里,由于外面搭的有棚,所以沒看見。我們兩一前一后,順著山澗小路,朝外面走去。月光真的很亮,他連手電都沒有打。

路上,他不時的提醒我小心腳下的坑洼斜坡,我發了根煙給他,他猶豫了下,還是接了,我示意幫他點著,他卻搖了搖頭。無奈之下,我只好獨自吞云吐霧。剛巧出山坳子不遠處有個通風的大石頭,我便說,去那兒坐一會,他點了點頭說了聲好。坐在石頭上,屁股下傳來一陣清涼,由于比較通風,這個位置幾乎沒有什么蚊子。我們兩并排坐著,我見他將煙叼在嘴上,卻沒有點,我用余光掃視了下他,發現他只是穿了頭西裝褲頭,壓根就沒有口袋。這時候,我才明白,這小子原來是個三等煙民,沒煙又沒火,也不便揭穿,順手幫他點著,這次他沒有拒絕。經過一番詢問我才知道,他叫周金純,他大哥叫周金剛,家里弟兄三個,還有一個姐姐。后來我又問了下老周家現在的經濟情況,他說原本二哥本來在林業站上班的時候,沒個月寄來的工資養家綽綽有余,可后來不曉得為什么卻辭了職。為這事兒,他二嫂沒少埋怨他二哥。

我聽了以后陳默不語,要說老周為什么離開的,我是不知道。而我自己卻是明白的很。

見我沒有說話,他淺淺的吸了口煙,又說:“二哥是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走的,二嫂第二天早上才發現,走的時候一句話都沒有留。二嫂表面上很堅強,但是我知道,她心里比誰都苦,家里還有兩個在上學的孩子,這往后可怎么過啊?!碧餉匆凰?,我真恨不得給自己幾個耳光。

我輕輕嘆了口氣,望著他悶著頭抽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放心吧,老周大哥對我有恩,所以,以后家里有什么困難,我替他解決?!?/p>

聽我這么說,他身子一震,雙眼緊緊的盯著我,沒有說話。

我望著他,覺得有點不對勁,便小聲問:“怎么了?”他卻沒有答話。

我覺得有點不對勁,這時候才發現,原本不知道什么時候,身邊多出了許多霧,原本大亮的夜色,忽然間暗了下來。

心里似乎涌出了一種不好的感覺,扔掉手中的煙頭,又出聲喚了他兩聲,他依舊是雙眼緊緊盯著我,我瞇著眼睛望著她,發現他的眼神木訥,幾乎無神。我一慌,便伸出右手準備拍醒他,誰知道我這一伸手,頓時眼前一片漆黑。而我伸出的右手也拍了個空。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

作者:自尊寶類型:恐怖狀態:已完結

我發誓,以后再也不做類似殯儀館的工作了,那些詭異恐怖的經歷,現在越想越害怕。。。自從我進入殯儀館工作以后,發生了許多驚悚、靈異且...

小說詳情